扌由

时常摸个鱼的懒废渣,偶尔想起来记录下咕叽咕叽的生活和梦见

一只衣服
一个小地蛋子
一颗大葱
相识的时候是在初二
现在已是大三了(/ω\)
我没想到当年中二的时候喜欢开的他俩的玩笑竟然成真
地蛋子说她从初二到大二等了衣服8年
对,还是我,终于去年寒假地蛋子派我去问了衣服……
然而 bad end……
最bad的是特么又要考四级了╮(╯_╰)╭

评论(2)